从《美国工厂》中的现实与未来,看美国2020年大选

从《美国工厂》中的现实与未来,看美国2020年大选
奥巴马夫妇参与制作的纪录片《美国工厂》在中美都引起了巨大的关注。这部片子让中国人和美国人都陷入了沉思。不得不说奥巴马的文宣团队比希拉里的文宣团队强一百倍。但也必须要指出,《美国工厂》毕竟是民主党拍摄的优秀政治宣传片。
 
 
 
为什么会有这么个宣传片呢?因为大背景是“铁锈带”的工人阶级再也不给民主党投票了。
 
 
 
 
 
 
 
2016年“铁锈带”的工人大批倒戈共和党,直接把特朗普送进了白宫。只有充分了解美国的传统铁锈带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才能理解美国政治为什么会突然变天,才能理解投了几十年民主党的选民为什么突然会投特朗普这个人。这就是《美国工厂》这一作品产生的大背景。
 
 
 
 
 
铁锈带的日常
 
 
 
美国曾经的制造业核心地带,现在变成了铁锈带。无论是小布什时代还是奥巴马时代,这些区域的工厂一家一家倒闭。有的企业非常夸张地把整个工厂都搬到中国,甚至让美国的老工人培训完国内的工人,然后再把美国的老工人裁掉,国际资本主义极端残酷的一面尽显无遗。
 
 
 
随着工厂的迁移或者倒闭,一个个城镇陷入了衰败。工作机会流失之后,剩下的只有毒品与无尽的绝望与自暴自弃。所以当特朗普站出来后,几乎偏执地、不计任何代价地喊出将工作机会留在美国的政策,深深打动了这些地区的选民。使得很多一辈子都没有投过共和党的选民,支持特朗普当选。席卷美国草根的愤怒,将特朗普送进了白宫。
 
 
 
在这之后,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都出了很多文章和纪录片,去分析民主党是如何失去“铁锈带”的。其中最典型的一个样本就是俄亥俄州的代顿市。这个市惨到什么程度呢?有35%的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当一个城市或者地区大面积人口返贫之后,各种社会问题层出不穷。
 
 
 
 
 
 
 
PBS的Frontline,在2018年也拍摄过一部反映代顿现状的片子Left Behind America,攻击特朗普的政策并没有惠及到代顿这样的城市,并没有给这些铁锈带的城市重新带来繁荣,但这不符合实际。所以Left Behind America这个报道远没有《美国工厂》引起的反响那么大。这也从侧面说明了奥巴马团队对于选题的把握与运营的拿捏远胜别人一筹。
 
 
 
中等收入陷阱: 12美元总比0美元要好
 
 
 
《美国工厂》倾向于隐晦地指出,没有工会的工厂是灾难性的,工人的安全与权益无法得到保障。这也与民主党一贯支持工会集团的立场相符。大西洋月刊在2016年就指出,中西部地区工会力量的削弱,是共和党能够获胜的一个重要原因。
 
 
 
 
 
 
 
火车跑得快,全凭车头带。
 
 
 
要是工会没领导,民主党肯定赢不了。
 
 
 
其实工人是非常理性的,在福耀的招聘大会上,就有工人主动询问有没有工会,因为回答没有工会,工人松了一口气。
 
 
 
福耀在美国创造的工作机会,并不是什么高收入岗位。原来的代顿工人的收入是24美元/小时,而现在福耀给的工资只有12美元/小时,且工作条件要比原来差。但是对于那些深陷贫困的本地居民来讲,时薪12美元确实是不如24美元,但肯定要比0美元要强多了。
 
 
 
美国“铁锈带”现在新的矛盾已经不是剥削了,是求剥削而不得。这就是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诚然中等收入陷阱是一个伪命题,因为它本质上不是规律,而是在全球化的背景下,由于当地劳动力成本太高,丧失比较优势,产业转移出去,但没有足够高端产业吸收就业而导致高失业率的现象。
 
 
 
美国虽然有很多高端制造业产业链,但由于高端制造业大多数严重依赖于自动化机械,并不能创造太多的就业岗位。而金融、互联网和其他高端服务业能容纳的就业人口又非常少,且由于美国人才培养机制的问题,这些产业岗位吸收的很多都是外国人。因此,美国整体上出现了东西海岸歌舞升平与内陆地区中等收入陷阱并存的这样一个局面。
 
 
 
 
 
 
 
如果进一步讲,美国东西海岸,比如纽约、加州、华盛顿州这些地区的金融、互联网、高端制造业等行业是吃了全球开放市场的红利。比如谷歌、Facebook挣的全世界的钱,所以这些公司是坚定的全球化的支持者,也是民主党的坚定支持者。
 
 
 
 
 
本土主义
 
 
 
而美国内陆城市,不希望产业转移出去,不希望和全球工人,尤其是中国工人在同样的水平下竞争,为了爬出中等收入陷阱而显得相对比较保守。
 
 
 
所以你会看到美国精神分裂般的对外政策:
 
 
 
1. 在美国不占优势的实体制造业上,希望采取高关税的策略,将制造业留在美国国内,并同时希望国际制造业回流到美国。这是为了捍卫美国中部、东北部的利益。
 
 
 
2. 在美国占优势的信息、金融行业,依然希望采取开放自由的态度。比如最近美国与法国关于数字关税打得不可开交。这是为了捍卫美国东西海岸的利益。
 
 
 
 
 
这个脸色:苦大仇深啊
 
 
 
2020年美国姓资还是姓社?
 
 
 
姓资姓社,这在美国是一个很现实、很严肃的问题。
 
 
 
 
 
是时候该试一下社会主义了
 
 
 
从数据上我们可以直观地看到,70年代以后美国前20%的收入大幅度增加,前1%的财富占比也在飙升,而工资中位数的提高非常缓慢,扣除通胀的实际购买力,增长近乎停滞。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美国自70年代之后的贫富差距是逐渐拉大的,而这一情况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进一步加重,史诗级的放水补贴了资产持有者而收割了赤贫——有股票、房产的人资产翻倍了,没股票等资产的人虽然收入稳定了,但还是月光甚至负债。
 
 
 
班农在回顾2016年美国大选的时候,分析特朗普各项政策的社会根基,当时他就不断强调,美国有2/3的人不能拿出应急用的400美元!
 
 
 
这种巨大的贫富差距,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失落感、被剥夺感。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是什么呢?首先是人,穷人再次像个人。
 
 
 
但特朗普能否拯救美国?很难,除非你提到200%的惩罚性关税,产业一旦转移就很难再回来。比如即便苹果回到美国,也不可能大规模像富士康一样雇佣劳动力,而是依赖于大量的机器人进行生产制造。随着人工智能、自动化制造的发展,即便是制造业回流到美国,也很难大规模解决就业问题。
 
 
 
所以关于这个问题,美国甚至是全球范围内都出现了两种思潮,其中之一就是社会主义思潮。
 
 
 
 
 
边干边学马克思主义
 
 
 
在法国、英国、美国,社会主义思潮又重新开始活跃起来。简单来讲,就是老子反正被你们剥削得够呛,现在老子求剥削都不得,那么咱就掀桌子了,抢钱、抢粮、抢女人。比如西雅图地区去年就出了很多政策;比如是收亚马逊这种公司的人头税,补贴穷人,流浪汉;比如考虑收碳税,收各种各样的税,实现财富的重新分配。
 
 
 
或者索性搞UBI,就是不管你干啥每月先给你发一笔钱,至于这钱从哪来呢?答案是不言而喻的:劫富济贫。如果富豪劫不到,那就劫中产。
 
 
 
 
 
 
 
所以,如果仔细分析一下2020年民主党那边绝大多数候选人的政策,会发现核心诉求就一个:用社会主义实现政府主导的强制财富再分配。
 
 
 
另外一个思潮就是保守主义,核心思想就是本土主义。
 
 
 
 
 
买美国货,雇美国人
 
 
 
宁要本土主义的草也不要全球主义的苗。一双鞋如果是外国生产的只要20美元,但是美国生产的鞋要40美元。宁可用关税把20美元的鞋挡在外面,也要让大家买40美元的鞋。因为这20美元的鞋,挣得钱全被资本家和外国人拿走了,本国人一毛钱都拿不到。加了关税,哪怕40美元,至少肉还烂在锅里。那些低效率的本土工人还能分到点肉渣。无论奥巴马时代的TPP还是现在的关税战,本质上都是这个思路。
 
 
 
所以2020年的美国大选,这两种主义还会产生激烈的碰撞。
 
 
 
结语
 
 
 
《美国工厂》中福耀玻璃所在的代顿市,已经逐渐走出了最艰难的时刻。现在的失业率在3.8%,略高于美国国家平均的3.7%,但是低于俄亥俄州平均4.0%的水平。
 
 
 
 
 
 
 
只要美国的失业率一直保持在低位,我觉得2020年的美国大选就没有什么悬念。
 
 
 
不管是白猫还是黑猫,留得住工作机会的就是好猫。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西雅图雷尼尔(ID:rainierstore),作者:西雅图雷尼尔,封面:《美国工厂》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上一篇:蜘蛛侠、漫威、索尼20年三角恋终曲,谁来拯救蜘蛛侠?
下一篇:签下林书豪+续约五棵松,首钢能否再造北京金牌球市?